办事指南

敦煌疯狂砍树 半数壁画出问题

点击量:   时间:2018-03-01 09:04:08

在全国上下都在积极保护生态环境的大趋势下,生态环境孱弱的敦煌却上演着砍林伐木的“热潮”“未批滥伐”、“少批多伐”现象日益严重,而作为流通的木材加工点更是火爆无比,仅敦煌市就有70多家取得林业部门合法手续的木材加工点木材价格上涨,加工企业过多,导致乱采滥伐现象严重,给敦煌的生态带来毁灭式打击 随着敦煌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它已不可避免地危及到了敦煌----这座以莫高窟闻名于世的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沙进人退”趋势如得不到遏制,敦煌有可能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二个楼兰古国,世界文化遗产莫高窟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月牙泉也将不复存在 大片防护林死亡 木材加工点生意旺 12月2日,记者踏上了艺术圣地----敦煌在到达敦煌的第一天,记者就遭遇到了沙尘天气一路上风沙打得汽车玻璃“啪啪”作响,浑浊的沙尘弥漫四野,塑料袋、碎纸片被吹得在空中乱舞 通过调查记者了解到,敦煌境内共有个体木材加工点70多家,而且大多都有合法手续这些木材加工点或木材贩子取得采伐证后,肆意乱伐,少批多伐,无人监管 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敦煌北郊,看到在数百米之内有木材加工点四家,院内木材堆积如山,大多数木材都是新砍伐的接着,记者又乘车来到吕家堡、转渠口、黄渠、郭家堡、七里镇等乡镇,看到每个乡镇都有很多家木材加工点,甚至一些村组也有,有些木材加工点比较偏僻,但规模不小记者在黄渠乡一木材加工点看到,用栅栏围成的木材存放地约有十几亩地大,木料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加工成的板材整齐砌起来,足有两三层楼那么高一林业职工告诉记者,如此规模的木材加工点在敦煌还不算最大的在记者调查的路途上,一辆辆载运着林木的四轮拖拉机不时从记者眼前掠过 12月3日上午,记者来到了瀚海名珠----月牙泉这个据史料记载有上万年历史的人类自然奇观,水域面积由上世纪60年代20多亩锐减到现在的8亩多一点,水深由过去的10多米下降到现在的2米过一点,若不是当地政府采取外围补水的措施,可能月牙泉早已成为干枯之泉 在月牙泉村附近,由于一座座沙丘不断前移,流沙已将农庄边沿的树木逐渐掩埋而沙魔仍不罢休,在狂风的鼓动下,一点点吞噬着有限的绿洲 党河是敦煌重要的水源之一记者顺党河而上,见到了这样的情景:大片大片的沙枣林处在死亡和半死亡状态这些沙枣林是曾经为了治沙而种下的,现在由于地下水位下降,沙枣树得不到足够的水分而整株枯死,活下来的也只能发出寥寥几片叶子一位放羊的大爷对记者说,这里以前树林茂密,如今沙漠进来了,昔日的沃田肥草已变成今日黄沙 万亩林带“满身伤痕” 百亩幼林遭羊群剥皮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但昔日的阳关城堞早已荡然无存,仅有的耳目----墩墩山上的一座烽火台仍傲然屹立着山下就是号称万亩林带的“阳关林场”阳关林场是酒泉市(敦煌市辖属酒泉市)最大的人造林场,在当地享有很高的知名度,近年来作为敦煌一景赫然标识于各种旅游地图中 阳关林场第一代建设者、年过七旬的老场长李永恒告诉记者,这里以前是 “劲风卷白草,野狼窜沙窝”经过几代林场人的艰苦努力,先后移去大大小小沙丘300 多个,移动沙石200余万立方米,平田整地2万多亩,栽植各类树木400余万株,造林1万余亩,终于使昔日沙丘连绵、风沙肆虐的荒漠变成了浩瀚的绿洲,彻底摆脱了“风沙撵人走,亩产二三斗”的困难局面古阳关外围也建起了一道长约5公里、宽约3公里的绿色屏障,有效阻止了风沙向党河水库以及敦煌城的蔓延 据介绍,阳关林场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一个大风口,东面是敦煌市区,南面是南湖乡,西面是一望无垠的库姆塔格大沙漠和号称“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阳关林场是阻止沙漠前移的最主要的屏障 而今在敦煌毁林中最为严重的要数阳关林场几年来3000多亩防护林惨遭涂炭,不计其数的林木被无证私伐,几百亩新栽植三年左右的防护林被成群的羊群啃掉了皮,林带成片成片死亡 “刀光锯齿毁掉了我们的家园,风沙一年比一年多照此下去,历史上的楼兰古国就在眼前”职工们急切地呐喊 杨师傅告诉记者,近些年来,有些人为牟取经济利益不顾生态环境,大量砍伐和破坏天然防护林,开垦成大片大片的葡萄园 往林场腹地走,一棵棵大树被无情砍掉,只见洗脸盆大小的树桩裸露在沙土外面,一片片土地裸露出来 林场南头,流淌着一条河,四季有水潘师傅说,这就是林场人所说的南河,是林场赖以生存的母亲河,夏季用来灌溉葡萄园,冬季用来浇灌林木今年由于林场被改制,无人浇灌树林,只能看着河水流进沙漠站在河边向南望,30米远的地方,沙丘已经逼进农田,南河大有被吞噬之势河北岸的林带已显得稀稀拉拉,格外萧条记者爬上一座小沙丘,西南角的情况更加触目惊心,一垄一垄的沙丘在林地间迂回,一截一截的树桩似乎在呼喊着“救命” 当记者走进林场另一端时,眼前的景象再次让记者吃惊一片片新栽植的不到三年的幼树,从根到一米二的地方,全都没了皮,白生生的一片“这都是无人管理,让羊群啃掉的”潘师傅说记者沿着这片被羊群啃掉了皮的林带一直向前行,发现几乎90%的林木被剥光了皮 陪同的李师傅说,这些被羊群啃掉的幼林是新栽植三年左右的幼林,有上百亩之多,是以前大规模砍林的地方后来,场里让职工挖掉了残留的桩头,栽上了新林,结果现在又被羊群破坏成这样“这几百亩林带经历了一场劫难,有一些已经死去了,而另一些正在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阳关林场的职工告诉记者,他们永远也忘不了大肆伐卖林木的那些“噩梦”一般的日子“砍的砍,卖的卖,死的死,让人心痛,想不通呀!” 据反映,大规模的砍林从1996年开始那一年,林场将750亩的林子卖给了三危乡某建筑老板,不计株数,不丈量方寸,以7万多元的价格将林子囫囵卖给了该老板按此价格计算,每亩林地尚不足百元,另外还搭上了洪水渠上的一沟树 1997年11月到1998年5月,林场又将100亩的林子以两万多元的价格卖给了杨家桥乡一位农民,百亩林子砍伐持续了近5个月卖给姚某的林子同样没有丈量方寸,也没有计算株数当时由于没有划清界限,还一度出现了乱抢林木的混乱现象 1998 年5月至1999年8月,林场领导又将七一林地等三处800多亩林地连同一厂子,作价28万元卖给某老板“那段时间简直就像是东北的林木交易市场,人来车往,热闹非凡”职工们义愤填膺地说看着林带被砍后留下的一个个“梅花桩”,职工们挖苦这儿变成了“少林寺”由于无人管理,大规模的砍林和大面积的死林,大片的红柳等天然林因为浇不上水而不断死亡,就连北林地、阎家庙、七一林附近等靠近水源的林地也都难以幸免,总面积估计在3000亩左右 原林场工会主席杨建奇说,看到林场这样大规模被砍,他曾多次向场领导提出,不能以毁生态林为代价发展葡萄产业后来,他又写成书面材料以工会主席的身份向领导阐述个中道理,结果依旧无人采纳意见 “过去咱为林子流汗,现在咱为林子流泪哭过不知多少回了,悄悄地哭流汗的时候流得痛快,流泪的时候流得痛苦千辛万苦把林子栽得像样了,可以挡风固沙了,结果现在又大量地砍”林场工人说 阳关林场被毁莫高窟难保 敦煌生态的恶化已呈加剧之势,月牙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人类奇观面临干渴的危险生态环境的恶化再次向敦煌人民敲响了警钟,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通过各种不同渠道向国家、省、市有关部门反映此事,希望敦煌不再变成第二楼兰地处阳关脚下的阳关林场,是保护敦煌的第一道屏障,阳关林场被毁,敦煌城难保,莫高窟还能保存下来吗据专家介绍,缺水导致的沙漠化加剧了莫高窟文物保护的难度在莫高窟现存492个洞窟中,已有一半以上的壁画和彩塑出现了起甲、空鼓、变色、酥碱、脱落等问题 历史明确记载了许多绿洲和城市被掩埋在百尺黄沙之下的例子:已经被黄沙取代的丝绸之路西出阳关以后的路段,还有现代人尚且知道的楼兰古国、罗布泊……,以及已鲜有人知的且末、精绝、若羌、寿昌…… 这些绿洲、古城大都因为河流挟带大量泥沙、上游破坏植等原因被毁灭古楼兰的消失是最有代表性的,当鄯善的居民兴修水利,迫使孔雀河、塔里木河不复流入浦昌海,造成水源断绝,楼兰被弃时,一处闪烁在丝绸之路上的绿洲终于消失 林业部门把关不严 记者在一份“敦煌市木材经营加工许可证登记册”上看到,经林业派出所审批的具有合法手续的个体木材加工点就达70多家,令人触目惊心 此外,据了解,敦煌南湖乡高老庄今年曾发生一起人为纵火事件,造成200多棵防护林被大火烧伤,部分被烧死,然而林业派出所将这起案件竟然以罚款50元了事林业派出所马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林业派出所最大的罚款权限仅有200元“那为什么在处理此次纵火事件时不向当地的检察院移交而仅罚50元了事呢”对于记者的疑问,马所长没做回答据记者了解,在今年阳关林场的300多亩新栽植不到三年的幼林被羊群剥皮后,林业派出所对两名当事人也仅以各罚款 5000元和6000元了事 林业派出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反映,他们在上路查处无采伐证的运载木材的车辆时,往往受到一些领导的干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致使敦煌乱砍滥伐的现象得不到遏制 12 月4日,记者来到敦煌市林业局采访,办公室内烟雾弥漫,上班期间,林业局的一些干部正专心致志地在电视机前看亚运会球赛当记者问林业局是否知道敦煌正在大面积砍伐防护林时,一林业局干部的回答竟然是:“不知道……林业局人手少,经费相对不足,不可能每天下去检查” 12 月5日,记者再次来到林业局采访林业局局长高华当记者提出为什么仅有18万人口的敦煌,审批木材加工点却多达70多家的疑问时,高局长予以了否认他说,据他知道的办了木材加工经营许可证的只有20多家,而且林业部门完全是按有关程序严格办理的高华还说,甘肃省每年给敦煌全市下发的采伐量为 1000方,他们完全是按照省上的要求去做的当记者问将敦煌市有证可查的70多家加工点储藏的林木数加起来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