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大学生连砍父亲30多刀 要割下其头颅

点击量:   时间:2018-01-05 09:08:08

父亲对儿子百般疼爱,儿子为何想割下他的头 大学生弑父悲剧解读 董克英到死也不明白,自己对儿子百般疼爱,儿子怎么会惨忍将他杀害,甚至还想把他的头也割下来 2005年9月22日晚,董克英回家吃过晚饭,正读大一的儿子董吉君突然挥刀向他连捅带砍三十多刀从客厅到阳台,到楼道,从四楼到二楼,儿子一路追杀最后他失血过多倒地时,儿子竟然还想把他的头也割下来 今年8月23日,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判处董吉君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目前,董吉君正在番禺监狱服刑 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为何会如此残忍地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本月初,董吉君在番禺监狱接受本报采访仔细梳理董吉君的成长和心理轨迹,我们发现,这起家庭伦理悲剧并没有那么简单采写:本报记者林劲松实习生林旭红 退学风波 董克英背着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儿子手里握着刀,悄悄走到他身后,但他没有丝毫的察觉 2005年9月22日,因为儿子上学的事,父子两人刚吵过架儿子是董克英的骄傲,从小学到中学,成绩一直很好,初中毕业时考入广东省一级中学——广州市二中同事兼好友吴汝桥说,董克英时常在他跟前夸耀儿子既听话又懂事,学习成绩很好 儿子退学成父亲心病 但眼下,儿子却成了董克英的一块心病2004年高考,儿子只考了605分,去了广东工业大学可只读了一个学期,儿子突然提出要退学,重新参加高考,“要考一所名牌大学”董克英不同意,但儿子以旷课和考试交白卷的方式与他抗争,最终他只好妥协了,2005年7月6日,董克英在儿子的退学申请上签了字   曾经幸福的全家福,13年后,董吉君残忍地杀死了父亲 吴汝桥说,儿子退学后,董克英委托他找复读学校2005年9月22日晚7时许,下班回家路上,董克英给吴汝桥打了最后一个电话,询问他是否帮儿子找到复读学校“已经打听到了,一有学位,就马上给你电话”吴汝桥在电话中说 董克英没有想到,此时,儿子已经准备好两把刀,在家中等着他 “天天吵架,就想同归于尽” 9月初,董吉君就萌生了要杀死父亲的念头 6月份从学校回到家里,他没有搬去父亲与继母在机场路的新家,而是独自一人住在应元路的旧房里他计划在家自学一年,次年参加高考,考个外省的名牌大学让他感到烦恼的是,每天父亲都会过来在他耳边“喋喋不休” 吴汝桥说,董克英担心儿子,前去照料他的生活但董吉君却认为父亲是去“烦”他,两人一见面就吵董吉君告诉记者,8月以后,父亲每天都来和他争吵两个小时这让他感到越来越难以忍受 9月初的一天,董吉君看完一部暴力片,猛地萌生了杀死父亲的念头 “那时候想天天吵架,日子没法过了,干脆同归于尽算了”2006年11月10日,在番禺监狱服刑的董吉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个念头随着争吵的日益加剧,在董吉君心中越来越强烈 2004年9月19日,董吉君来到中山五路的百佳超市,花9元买了一把30多厘米长的水果刀在买刀那一刻,他把刀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他毕竟是我父亲,生我养我十几年,怎么能买把刀去杀呢”董吉君说,最终对父亲的怨恨占了上风 矛盾激化 “我的感受是,他有妻子女儿,他们是一家人,我是多余的”案发后,儿子这样说 2005年9月21日下午,董克英打电话给儿子,让他到机场路住所,与继母和小妹一起吃晚饭饭桌上,父子俩又发生了激烈争吵争吵中,他推了董吉君一下,董吉君的头撞到了墙上事后,董克英察觉了自己的失态当天晚上,他让妻子阿萍(化名)代表他去向儿子赔礼道歉 父亲再婚,儿子拒绝同住 前妻离世后,一直有人张罗着要给董克英重新介绍对象但董克英始终坚持一条:无论条件多好,要跟他在一起,首先都必须喜欢他的儿子,并得到儿子的认可 在认识阿萍前,董克英曾经处过几个女朋友,但就因为儿子不喜欢,而没有进一步发展董克英和阿萍是1996年相识的在阿萍看来,过去十年中,她与董吉君一直相处融洽,两人经常在一起谈心,甚至董吉君失恋了,也会告诉她 儿子的中学在应元路附近,董克英虽然买了新房,但一直陪儿子住在应元路的旧房中,只有到假期,儿子去外婆家,他才过来与阿萍母女短暂团聚几天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2004年,儿子考上大学开始住校但让他感到尴尬的是,儿子从大学退学后,始终一个人待在应元路的旧房中,不愿意搬过来和他们一起生活他既担心又恼火,两人为此吵了很多次 但这天晚上,儿子少有地在这里住了下来,这让董克英心里感到由衷的高兴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董克英高兴地带着儿子去附近的酒楼喝早茶9时许,吴汝桥接到邀请赶到酒楼,只看到董克英董克英说,儿子去学校办退学手续了 董克英万万没有想到,此刻,儿子心里正盘算着如何将他杀死 “那些恩情都没有了” 当父亲伸手推他那一刻,董吉君坚定了杀死父亲的决心 “当时那些恩情都没有了”今年11月10日,在番禺监狱服刑的董吉君对记者说,这是母亲去世后,父亲第一次打他当时他一下就感觉忍耐到了极限,觉得父亲已经没有了一点亲情,“撞到墙以后就觉得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就成了陌生人”说到这里,他咬了一下嘴唇 当天早上离开父亲后,他并没有按照父亲的要求去学校办理退学手续,而是直接回到了应元路的住所在那里,他越想越气他不明白,退学后,他想在家自学,父亲为什么要他去国外留学“父亲老是来烦我,他想控制我,我感觉自己被他抛弃了”在番禺监狱,他对记者说 “父亲开始也对我挺好的,2004年初就开始对我态度不好了,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疏远我,搬出去住……2004年之前他一直鼓励我,后来就挑刺似的,连我喝水他都说我我的感受是,他有妻子女儿,他们是一家人,我是多余的”案发后,在接受广州市精神病医院精神司法鉴定时,董吉君这样说 因此,对于继母和小妹,他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所以,他宁愿一个人待在应元路的旧房里,也不愿搬去机场路与继母一起生活 2005年9月22日下午5时许,董吉君把三天前买的刀和另一把在学校时用的水果刀放进书包里,乘车来到机场路继母家晚饭时,父亲还没有回家,他安静地与继母和小妹一起吃过晚饭,没有露出一点痕迹 晚饭后,继母带着小妹下楼玩耍,他独自在家等父亲下班归来 过往恩情 “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能够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吴汝桥沉浸在对昔日好友的缅怀之中 吴汝桥是董克英在广东省科委工作时的同事吴汝桥说,董吉君一直是董克英的骄傲,朋友们都曾经很羡慕董克英有那么好的一个儿子在他印象中,董克英和儿子非常亲昵,父子俩经常一起逛街,董克英也常常带着儿子去喝早茶,吃家乡菜小时候,董吉君放学后经常到单位找父亲,等父亲下班一起回家对于儿子,董克英也非常疼爱,自己忙不过来,就会托同事帮儿子买好午饭 令人羡慕的父慈子孝 虽然董吉君8岁时母亲就去世了,但他从小学到中学学习刻苦,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他很听话,很喜欢读书,根本不用人操心”外婆捧出一大摞奖状说,董吉君常常在书桌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怎么催他都不肯休息 外婆和吴汝桥都表示,董克英性格温和,很少见到他向董吉君生气发火吴汝桥说,董克英经常在朋友面前谈到自己的儿子如何听话 对于儿子,董克英寄托了所有的希望;为了儿子,他几乎在所不惜董吉君初中毕业前夕,董克英听说在某重点中学,只要交六万元赞助费,就可以获得一个入学指标立刻跑去找到学校领导,但领导却表示名额早就订完了当时他自责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董吉君凭借自身努力,高分考取了广东省一级中学——广州市二中,“这令他倍感自豪”吴汝桥说 高中阶段,董吉君的学习成绩同样很好在高三上学期的一次考试中,他考了全班第一名但2004年高考时,他却仅仅考了605分,最后被广东工业大学录取 “爸爸对我有求必应” 董吉君用“有求必应”来形容父亲对待自己的态度,但又用“陌生”来形容自己和父亲的关系 他说,母亲去世后,父亲就再也没有打骂过他自己要求什么,父亲从未拒绝虽然父亲对他很好,但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话却很少有时候父亲也会主动找他聊天,可所聊的话题他又大都不感兴趣 董吉君印象中,父亲对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天气冷了,多加些衣服”但听多了他就“感觉比较多余”他说父亲很少与他谈学习之外的话题,他也把自己封锁在内心狭小的自我世界里有什么心事,都深深埋在心里,从不告诉他人 家庭变故 母亲去世后,面对父亲、继母和外公外婆之间的这种微妙关系,董吉君感到烦恼 母亲去世后,外公外婆担心继母对董吉君不好,对董克英再婚有意见董吉君说,妈妈去世初,为了照料他,外公外婆曾经搬到应元路与他和父亲同住有一次,父亲带一位阿姨回家吃饭,结果外公外婆和父亲大吵了一架,当晚,外公外婆连夜从应元路搬回烟墩路所以后来,尽管他和阿萍阿姨相处融洽,父亲也没有让两位老人与阿姨见面 母亲遗像被摆儿子床头 他知道,妈妈病逝,外公外婆很伤心他们把对妈妈的思念转化到了他的身上他们把妈妈的遗像放在他的床头,要他经常祭拜,并时常叮嘱他“永远记住妈妈”,“好好学习,为妈妈争光” 面对父亲、继母和外公外婆之间的这种微妙关系,董吉君感到烦恼 2001年8月31日,他在日记中写道:“晚上和姥姥谈天,说了家里情况,烦!真烦!但又不能不谈!” 2002年8月30日,他又在日记中写道:“吃完了‘送行水饺’,爸爸打电话告诉我,他开车接我回家姥姥说她想下去看看,我先是不让我怕车上有人,弄得两家尴尬后来我再问,确定车中无人,才欣然应允……” 在这种情况下,他时常感到孤单,思念妈妈“我最讨厌过节一过节,一家人就要团聚一堂,热热闹闹,可惜在我们家到底有哪次过节会有家人团聚、吃团圆饭呢姥姥见不到女儿,我不能睡在妈妈怀里,爸爸有干不完的活……”2003年9月21日,中秋节之夜,他写下了这样一篇日记 “这孩子想他妈妈呀!”外婆回忆,2005年春节时,董吉君曾经问:“妈妈走时还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有没有说过什么” 还有一次,母亲生前一位好友来看望他们,董吉君在送行的时候又悄悄问:“阿姨,我妈妈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在您那” 但所有这些,他都深深埋在心里,没有向父亲吐露 父亲再婚引发心理压力 来自父亲和外公外婆的压力只能让他努力学习,刻苦锻炼,坚持晨跑,钻研计算机,学做网页……在别人眼中,他是一个听话争气的孩子,但他内心,却一直敏感而多疑;他不断地给自己施加压力,制订更高的目标,要求自己在各方面完美无缺 “我受不了了!我讨厌别人背后议论我——一个没有实力的董吉君,他们说我爱追女孩子,爱出风头……看不起我,蔑视我,远离我”,“做‘第一’感觉真好,但我害怕下次跌倒”,“我一定要考到年级第一”,“以后的高考我该怎么办我一定要考上750分”……中学时代的日记里,过大的压力让他经常处在这样的矛盾和惶恐之中 2004年6月30日,高考成绩公布,605分他在那天的日记中写下了父亲失望的样子:“那天,电话问成绩时,爸爸的样子都变了” 最终,董吉君被广东工业大学计算机系软件工程专业录取2004年9月6日,董吉君迈入大学校门同宿舍好友冯宇反映,入学后,董吉君学习异常刻苦,经常一个人跑到图书馆去看书学习大一上学期,他就通过了全国英语四级考试 所以,2005年春节,当董吉君突然提出退学要求时,包括父亲、同学和老师都无法接受和理解 死亡之夜 “我捅了很多刀,肚子和心口,他昏过去后,我就割他的颈,想把头割掉,解气” 2005年9月22日晚7时40分许,董吉君慢慢走到了父亲身后猛然间,他从后面扑了上去,抬起右手,挥刀向董克英脖子上割去当董克英反应过来时,鲜血已经从他的脖子上流了下来 “(我)想一刀致命,没有疼痛我想第一刀就杀死他但没有成功”接受律师询问时,董吉君说 儿子砍杀父亲三十余刀 以下是他向警方供述的杀害父亲的过程: “他被我割了一刀后,就走到菜桌上拿起一把红色水果刀我在父亲拿刀时,又捅他腹部一刀他拿起刀乱划,我也乱划这时我手中的刀断开了,我马上从后腰拿出那把长刀来,并刺中他一刀父亲就丢下自己手中的刀向阳台跑去,并大声喊救命” 董克英住在402房住在隔壁403房的张先生听到了他的呼救声他向警方证实说,当时大约是19时50分 404房的黄先生也听到了董克英的呼救声,他当即按响应急钟报告小区管理处 但董克英的呼救并没有让儿子停下手来 “我在他逃出阳台时又捅了他肚子一刀后来我动作慢了一下,父亲便往大门冲去,我就马上追上去又捅了他一刀他倒在房外面的楼梯口,然后滑到202房门前,我冲上去就对他胸部乱刺几下,后就用刀割他颈部两三下,又转回来用刀插他胸部几下”董吉君说 “想把他的头割下来,解气” 一位见过董克英遗体的朋友说,董克英“脖子只有后面一点皮连着了” 在接受广州市精神病院精神司法鉴定时,董吉君表示,他当时想把父亲的头割下来 会见律师时,辩护律师问他:“你砍了(父亲)多少刀为什么要割头”他回答说:“捅了很多刀,肚子和心口,他昏过去后,我就割他的颈,想把头割掉,解气” 就这样,2005年9月22日晚,董克英50岁的生命被儿子的30多刀画上了句号 悲剧解读 外公说,董吉君从小性格内向,而董克英也比较内向“他(董克英)不懂得和孩子沟通最后就弄出事了” 对于外公外婆对待自己的方式,董吉君用“溺爱”来形容 2006年11月11日晚,广州市烟墩路78岁的单世洪用雨伞作拐杖,一步一挪,艰难地爬上八楼 父子性格内向很少谈心 老人一边爬楼,一边重复着:“他不懂得和孩子沟通君儿不去学校,他却硬要逼他最后就弄出事了” 进入屋内,走进董吉君的卧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董吉君母亲的遗像遗像放在床头的梳妆台上,照片上,董吉君的母亲眉目含笑站在房间任何角落,仿佛都能让人感觉她在注视着你 他说,董吉君从小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妈妈去世后,性格就更回孤僻而董克英性格也比较内向,虽然他在经济上很关心董吉君,但父子俩却很少谈心沟通 “这孩子平时很乖,给他个小鸡他都不敢杀,他怎么会杀他爸爸呢”外婆用手指了指脑袋,说:“这孩子(脑子)肯定有病” 凶手精神鉴定没有异常 虽然案发后,警方曾对董吉君进行过精神鉴定,认定他没有精神问题,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对案件作出了终审判决,但两位老人仍然希望能够对董吉君再进行精神鉴定,因为他们一直坚持:“他肯定有精神病,不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们说,2005年春节时,董吉君精神上就出现了问题“有一天他突然跪倒在我面前,说有人要来杀他,要我们把防盗门换了有几天晚上,他半夜起来给他爸(当时董克英回大连过春节了)打电话,说他看到妈妈了……” 两位老人表示,董克英也发现了儿子精神上的异常,在2005年三四月份,曾经准备带他去中山三院看心理医生但因为董吉吉君不愿意最终没有去 两位老人现在靠单世洪每月4000多元的退休金维持生活董吉君被警方羁押后,每月他们定期给他汇去1000元生活费,“也不知道他收到没有够不够花”记者临走时,外公说:“我们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不过离开之前,我们一定要给他攒下10万块钱,不然,他以后怎么办” 对话董吉君 “受伤害最大的是我” 2006年11月10日上午,番禺监狱眼前的董吉君面色红润,白晰的脸庞上有几颗新长出的青春痘,嘴角蓄着一小撮胡须他的目光不敢与人对视,但喜欢偷偷盯着记者看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他始终努力保持着笑容 关于弑父 “很后悔,很内疚,自责” 记者(以下简称记):现在还有想起父亲吗 董吉君(以下简称董):没有越想越可怕不想了 记:你后悔吗 董:很后悔,很内疚,自责 记:怪自己吗 董:有,有怪自己,就是不会往那些事情上想再想觉得比较可怕 记:会哭吗 董:有时候当时被派出所抓走的时候哭过 记:那时为什么哭 董:当时觉得自己父亲已经去世,自己以后又要成囚犯,看他失血比较多,觉得自己判刑也会比较重 记:怎么冒出杀父念头的 董:放暑假后我们就吵,七八月份吵得很厉害就觉得这个人很烦,很烦躁,像火山爆发一样九月份最厉害,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就动了要杀他同归于尽的念头 关于悲剧 “可能是比较少沟通” 记:你为什么要退学 董:当时就想换个专业,再考到外省去就不想那么频繁地回家 记:对于爸爸再婚,怎么想 董:我觉得他自己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我没什么关系 记:阿姨对你怎么样 董:挺好的啊煮饭炒炒菜,收拾收拾东西啊 记: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和他们一起住 董:我自己的家在应元路,为什么要去他们的家,感觉机场路不是我的家,他们是一家人,我喜欢自己住 记:你觉得悲剧的原因是 董:可能是人比较少沟通,内心比较压抑 记:买刀时有没有犹豫 董:当时已经动了杀人的念头了,买把菜刀先准备一下可能看了一些暴力片也有些影响买菜刀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买完之后就没有了 记:在等父亲回家的时候,你内心有没有挣扎过 董:没有既然都带了刀去,要是被他看到带了刀去,说不定又要打我同归于尽算了 记:当时爸爸有没有反抗 董:他当时有反抗,叫救命他有推我 记:这时你有没有手软 董:没有 关于父亲 “对他的感觉很陌生” 记:你现在最牵挂的人是谁 董:姥姥、姥爷 记:你觉得谁是爱你的呢 董:姥姥、姥爷 记:除了姥姥、姥爷 董:没有 记:如果爸爸现在听得见你的话,想不想对他说点什么 董:不想 记:如果是妈妈,你会说点什么呢 董:那应该是对不起吧 记:为什么要跟妈说“对不起” 董:因为(他)毕竟是我父亲,是我亲手杀的,很对不起啦 记:现在觉得整个事情里受到伤害最大的是谁 董:应该是我吧内心的伤害 记:父亲有没有做什么让你感动的事情 董:没有 记:爸爸平时对你说得最多的话是什么 董:天气冷了,多加些衣服 记:听到这些话是什么感受 董:没什么感受比较多余 记:你对父亲是什么感觉 董:很陌生 专家解读 家庭问题致情感发育不全心理专家称此案对再婚家庭子女教育问题敲响了警钟 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为什么要杀死他的亲生父亲专门研究犯罪心理学的番禺监狱陈卓生教导员(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学硕士)对于这个新来的犯人展开了研究 陈卓生多次找董吉君谈话,随后按照专业要求对他进行了一系列测试他表示,根据测试结果,找不到足够证据证明董吉君患有精神病但可以明显看出,董吉君在人格方面存在缺陷,突出表现在情感淡漠、过度追求完美、自我控制力弱等方面 陈卓生说,通过董吉君自己所述,可以看出,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父亲对他都非常疼爱父亲再婚前,让继母带着他去北京旅游,增进感情,可谓用心良苦但对于父亲的这些苦心,他却意识不到,始终认为“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因此他虽然表示父亲对他“有求必应”,却又表示对父亲“很陌生” 陈卓生表示,造成这种情况与董吉君的家庭教育密切相关母亲过世后,家人对他过度保护和宠爱,父亲再婚后,外公外婆与父亲之间又产生隔阂,最终导致他情感发育不健全董吉君案件的发生,